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bl顶弄低喘 大叔的东西进了我身体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bl顶弄低喘 大叔的东西进了我身体不想,刘晓芬一把抓住老李的手,弱弱的补充道,“表叔,你别急呀,人家还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李神色一怔,皱眉问道,“咋了?你又想反悔不成?”

“不是的,表叔,”刘晓芬撅着小嘴,声音软糯糯的说,“我可以给你弄,但是你要把视频给删除掉。”

老李一听心中暗自发笑,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竟然还想着耍花招,他又不是个傻子,要丢了筹码,那以后还弄个屁啊,他才不满足只弄这一次呢。

想到这,老李便假装答应下来,“没问题,晓芬,删就删嘛,那现在可以给表叔弄了吗?”

刘晓芬眼神复杂的望着老李,道,“表叔,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见刘晓芬被糊弄住了,老李急不可耐的说,“算数算数,你快松开手,你这样表叔还怎么弄啊?”

刘晓芬咬了咬红唇,这才松开了老李的手。

刚一松开,老李就迫不及待的去扯刘晓芬身上的浴巾。

想着浴巾里那具完美诱人的胴体,老李的裤裆顿时就翘高了几分。

然而,刘晓芬却双手抱胸,紧紧地夹住浴巾不让脱落,这下可把老李给急坏了。

他语气不满道,“晓芬,你这是做什么啊,不是说好给表叔弄了吗?”

“我,我……”刘晓芬支支吾吾的,红着小脸低下头去。

见此,老李真是急得上火,不耐烦道,“你到底给不给弄啊,不给弄就算了,我还是把视频给小涛看吧。”

“表叔,不要!我们都已经说好了呀!你就不能顾虑下我的感受,别这么着急吗?我可是你的表侄媳妇,而且你都老成那样了,人家总得有个心理接受的过程吧。”

刘晓芬猛地抬起头来,急声叫道。

老李一听,心中有些不爽了,这女人真贱啊,外面的男人都不嫌弃,竟然还嫌家里的老,不过只要能睡了刘晓芬,老李觉得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再说,老牛吃嫩草不是更让人感到刺激吗?

想到这,老李便笑道,“好好好,表叔不急,那你自己脱吧。”

刘晓芬犹豫了片刻,这才抿着红唇,缓缓地松开浴巾,露出赛雪的肌肤。

只是,浴巾滑落到腰际后,便被刘晓芬给拉住了,仅仅裸露出了上半身。

不过,这已经足以让老李兴奋了,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刘晓芬的身体,但这种当面脱光的感觉,那可是相当的令人激动。

老李发现,眼前这对儿酥胸竟然比之前看到的还要大好多,感觉一只手根本就掌握不住。

虽说老李从没碰过女人,但他知道,光这胸脯就足够男人玩上好几年了。

望着双眼放光的老李,刘晓芬红着小脸嘤嘤一声,“表叔,你……你开始吧。”

老李吞着口水点点头,伸手就往那雪白的饱满抓了上去……

“好大!好软!”

刚一触碰,老李的心都快蹦出嗓子眼,充实而弹性的手感让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生平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部,还是他渴望已久的女人,老李真是兴奋的要死!

一时间,老李如获至宝的把玩起来。

由于常年在乡下收废铁,老李的那双手长满老茧,这会儿抓弄着刘晓芬的胸部,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感。

原本,刘晓芬的内心还比较抗拒,可被老李这双无比粗糙的手一抓,竟然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嗯哼……”很快,刘晓芬就呼吸急促,娇喘吁吁。

听到刘晓芬的喘息声,老李不觉浴血沸腾,胯下的那玩意儿都快把裤衩给绷开了。

他使劲儿的揉捏着,嘴中喃喃道,“咋了?晓芬,是不是表叔给你弄舒服了啊?”

刘晓芬听了,泛红的俏脸又增几分红晕,她娇嗔道,“表叔,你摸就摸,别说这么恶心的话好吗?”

“那我不说,我亲一下总可以吧。”老李嘿嘿一笑,低头把嘴凑向那雪白的饱满。

“嗯啊!”顿时,刘晓芬浑身就像过了电似的,麻酥酥的轻吟出声。

“不要啊,表叔,你不能这样……”虽然感觉上很酥爽,但被老李吸吮着,刘晓芬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连忙躲开。

老李意犹未尽的舔着嘴道,“晓芬,你都舒服的叫了,咋还不让表叔这么弄呢?”

“我没有舒服,表叔,你还摸不摸啊,不摸我就要回房睡觉了。”刘晓芬耳根发烫。

“摸啊,我还没摸够呢!”老李说着就拉起刘晓芬的小手,往胯下放去,“你也摸摸表叔,让表叔也舒服下啊。”

见此,刘晓芬刚想缩回手,可已经来不及了,那只柔嫩白皙的小手完整覆盖住老李胯下。

虽然还隔着一条短裤,但依然能够感受到里面火热的硬度,刘晓芬不禁浑身一震。

她没想到这个糟老头子的本钱,居然如此雄厚!

不仅比万涛正常的时候要大很多,而且还似乎更有活力。

这要是放进去,那不是……

一念及此,刘晓芬的小手不觉动了起来。

老李被女人第一次摸那里,亢奋得都快要了老命,他一激动,一把扯开刘晓芬身下的浴巾。

只一瞬间,刘晓芬就一丝不挂的裸露在空气中。

饱满如玉的胸脯,盈盈一握的纤腰,浑圆挺翘的美臀,每个部位都完美到极致。

望着眼前身材火爆的表侄媳妇,老李的眼睛都快喷火了,他忍不住把手伸进刘晓芬的两腿之间,快速的摸了一把。

“嗯啊,表叔,不要碰那里!”刘晓芬回过神来,急忙夹紧了玉腿。

“为啥不能碰?你看你都湿了哟!”老李声音颤抖着,将挂有晶莹的手在眼前晃了晃。

“表叔,你不要总说这种话,我可是你的表侄媳妇!”刘晓芬俏脸滴血,娇羞的别过头去。

见此,老李完全把持不住了,他一把脱了短裤,露出挺翘的那玩意儿,对着刘晓芬喘着粗气道,“晓芬,表叔知道你想要了,你不是一直都不能满足么,表叔现在就把你弄舒服哈。”

说着,老李就把刘晓芬扑倒在床。

“不要……”刘晓芬仰躺着,由于急促的娇喘,饱满的胸脯连绵起伏,虽然嘴上很抗拒,但身体却越来越软弱无力。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顺着刘晓芬的大腿根部往里推进,很快那里就一阵泛滥了。

这会儿,刘晓芬体内长期的压抑爆发出来,意乱情迷之下,她情不自禁的握住老李的那处,并连声娇喘道,“表叔,我,我想要,快进来……”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bl顶弄低喘 大叔的东西进了我身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