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都被他添的好多水 啊…啊,啊,快点用力 男朋友伸舌头进我下面

每晚都被他添的好多水 啊…啊,啊,快点用力 男朋友伸舌头进我下面  她小脸上写着恳求,语气娇柔的让人浑身酥麻。  “不行,就现在,我快想死你了!”  赵赫被再次刺激到,直接将被子掀开一扔,硬生生挤入了宋雪地身体里。  “啊……”  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宋雪没忍住叫出了声,但考虑到赵峰,她只好紧紧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  可赵赫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变得非常强硬持久,动作也比平时粗暴了很多。  宋雪不想发出声音都不行,被冲撞地嘤嘤叫了许久。  “对,就是这样,太棒了媳妇,我简直太爱你了。”  赵赫望着她满脸红润娇唇微启,感觉备受鼓舞,他今晚非常厉害,可能真是憋得太久了。  赵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断地吞口水。  原来睡女人,就是这样的……  他越看越精神,裤子里的都快炸掉了。  可还没等他看过瘾,就听见赵赫一声低吼,身子颤抖了几下,就倒在了宋雪的身边。  还没等宋雪擦干净身子,就响起了他的鼾声。  “哎。”  宋雪失望地摇摇头,还以为这次丈夫凶猛了,没想到还和之前差不多。  等确认赵赫睡实后,她才打开衣柜的门让赵峰离开。  赵峰偷偷溜走的时候,她还瞥见他高高的裤子,心里更是空虚,于是回到房间后又靠玩具继续了一会。  第二天,赵赫因为有工作,只和赵峰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吃过早饭后,宋雪依旧开车带赵峰去上学,只是今天两人气氛有点尴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宋雪很难为情,要说赵峰昨天什么也没听到,那是不可能的。  而赵峰,却是眼神溜溜地盯着宋雪的高耸和她的下面,满脑子都是昨晚两人冲撞的场景。  大哥那还没他大,宋雪都能叫的那么大声,要是换成他,得叫成什么样啊?  到了学校,宋雪把他安顿好就去办公楼了,但这一天都没什么心思工作,上课时也讲错了好几个地方。  转看赵峰,一天蔫头耷脑,愣愣地咬着笔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雪例假推迟,加上心情又很烦躁,她下午没放学便回家了。  小区附近有个中医诊所,据说大夫医术不错,她决定过去看看。  把情况和孙大夫说完后,后者微微皱起了眉头。  “孙大夫,难道我的情况很严重吗?”  宋雪赶紧追问,以为自己情况不妙。  “这……说真的情况有点复杂,要是想确认到底怎么回事,得做进一步检查才行。”  孙春旺上下打量了她一通,故作深沉地说。  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却是个十足的色胚,经常利用给病人看病的机会吃病人豆腐。  宋雪肤白貌美,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尤其夏天穿的少,火辣的身材更是包裹不住了。  他一早就盯上了宋雪,但苦于一直没机会搭腔,现在美人儿主动送上门来,他可得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揩油。  “怎么检查?”  宋雪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还以为问题真的很严重。  “你跟我来吧。”  孙春旺站起身,把她带进一个隔间内,里面设备很齐全,还有一张床。  “躺上去。”孙春旺指了指单人床。  “啊?我这不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么?还需要……”宋雪诧异,虽然她不懂医,但也听到过不少类似的情况。  “你要是懂医术就自己看。”孙春旺脸色一沉,有些不高兴了。  “您别生气,我躺就是了。”  宋雪以为自己冒犯到了他,不好意思地道了歉。  在她抬腿上床的瞬间,黑色底裤和白皙的大腿根不经意间露了出来,看的孙春旺喉咙一紧。  宋雪躺好后,乖乖地看着他,“这样好了吗?”  “只有检查了出问题的部位,才能确定病因。”孙春旺的话,是让她把下面的衣服都脱了。  “啊?这个真没必要吧!”宋雪一下紧张起来,在他面前脱光?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你以为妇科病只是跟内分泌紊乱有关系吗?有很多病症是会展现到皮肤表面的,你要是信不着我也没事,现在就可以起身走人。”  孙春旺装地有点生气,还顺手打开了房门。  以前他就是用这招,俘获了不少年轻女病人。  “我……听您的。”  宋雪被他吓唬到了,赶紧脱了裙子,眼见着孙春旺不满意的样子,又脱掉了丝袜和底裤。  “这样总行了吧?”  她脸红着问,不敢看孙春旺的眼睛。  “嗯,我看看。”  孙春旺走过去,自然地分开了她的双腿,眼见着那一片柔嫩,下半身突然紧绷起来。

每晚都被他添的好多水 啊…啊,啊,快点用力 男朋友伸舌头进我下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