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裤子都脱了!孙妍竟然来亲戚了!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裤子都脱了!孙妍竟然来亲戚了!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

  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

  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

  “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

  “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

  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

  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

  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

  “别……别,师傅,我愿意!”

  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少女,现在就趴在自己面前,等着吴宝库光临。

  他上前蹲下身子,美妙的风光一览无遗。

  独属少女的风景狠狠刺激着吴宝库的眼球,他接连喘了几口粗气。

  “孙妍,你的情况不容乐观啊。看来为师只能用自己的宝贝帮你了,可能会有点疼,不过都是正常现象,你要忍着,千万别发出声音知道吗?不然让你父亲听到了,肯定会担心。”

  “嗯,知道了,师傅。”孙妍弱弱的回道,一手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吴宝库缓缓起身,一手分开腿,一手扶腰。

  收臀,挺腰,直探少女的......

  距离目的地不过几毫米距离时,吴宝库突然停了下来。

  “啥东西……粘乎乎的?”

  吴宝库低头一看,当时气的脸都绿了。

  这他娘的!

  裤子都脱了!孙妍竟然来亲戚了!

  肚子里一团火当时就灭个七七八八,他再怎么着也不能浴血奋战吧?

  吴宝库暗道晦气,恋恋不舍的提上裤子,然后拍了拍孙妍的屁股。

  孙妍一看自己流了血,吓的小脸煞白,吴宝库连哄带骗,说这是正常现象才糊弄过去。

  两人穿好衣服之后,孙妍一脸紧张的问道:“师……师傅,那我可以留下了吗?”

  当然留下来了,这么纯的丫头,吴宝库才舍不得放走,他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上电话说道:“老孙呐,你家闺女表现还不错,先让她留下来跟我学吧。”

  孙妍一听自己能留下,激动的小脸通红。

  吴宝库寻思着等孙妍亲戚走了之后再把事办了,就故意严肃的说道:“虽然你今天表现还不错,可是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等你不流血了,一定要告诉我,咱们继续学习。”

  “嗯,知道了,师傅!”孙妍乖乖的回道。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孙妍上前开门,村里养殖大户王喜顺背着女儿王瑶瑶,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老吴,快快快!看看我家闺女!”王喜顺忙的说道。

  吴宝库一开始本不想答应,他是个兽医,又不是中医,万一给看坏了咋整?

  他正寻思找个理由拒绝,可当看到王瑶瑶的容貌后,不由得愣住了。

  这脸蛋和身材,比孙妍还要美上几分,尤其是那双腿,又长又直。

  他当时就答应下来,说指定给治好。

  打发王喜顺回家拿东西,吴宝库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的王瑶瑶,眼中闪过一抹火热。

  “这在城里呆过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多会打扮。”

  王瑶瑶上身穿着一件露脐装,下身齐臀短裤,还裹着一双村里少见的黑色丝袜。

  黑丝这种东西,对男人天生就有着吸引,吴宝库眼睛直勾勾盯着王瑶瑶那双黑丝长腿,没忍住上前抬手抹了一把。

  丝袜带来顺滑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寻思反正王瑶瑶还没醒,先过把瘾再说,大手就逐渐往上。

  原本他就在憋了一肚子火,可惜孙妍来了亲戚,现在总得找个地方泄火。

  “孙妍,你出去守着,我要给她看看,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知道吗?”

  “嗯,知道了师傅。”

  支开孙妍后,吴宝库忙的关好门,转身舔了舔嘴唇,朝王瑶瑶走了过去。

  “你说这丫头吃啥长大的,这腿……这胸,根本无法掌控吧。”

  看着王瑶瑶露脐装下那绝美的上围,吴宝库兴奋的手都在哆嗦,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过去。

  “瑶瑶乖,叔先给你检查一下身子,嘿嘿。”

  吴宝库自顾嘟囔一句,手直接贴在了上去。

  感觉到掌心传来的弹性和触感,吴宝库爽的倒吸一口冷气,正说要好好探索一番。

  此时,王瑶瑶眼皮却一阵蠕动,缓缓睁眼,正好跟吴宝库来了个四目相对。

  吴宝库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的笑了笑。

  “咳咳……那个,你别误会,叔这是给你检查身体呢。”

  看他这模样,显然是把王瑶瑶也当成孙妍那种无知女孩儿。

  “啪!”

  王瑶瑶抬手就狠狠甩过去一个耳光。

  再说孙妍,正在门外无聊的等着,突然听到屋内一声惨叫,忙不迭的推门跑了进去。

  她这刚进去就看到吴宝库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没弄明白是咋回事,就被王瑶瑶叫进屋里。

  可怜吴宝库半边脸印着巴掌印,坐在门口苦逼的抽着烟。

  他还寻思趁机会揩点油,谁知道王瑶瑶这么彪悍,上来直接甩了他一耳光,说啥也不让他看。

  一想到王瑶瑶那双黑丝长腿,他就觉得心里跟猫挠似的。

  两根烟的功夫之后,孙妍突然着急忙慌的跑出来。

  “师傅!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瑶瑶姐!”

  闻言,吴宝库起身就进了屋。

  此时的王瑶瑶正躺在床上,下身盖着一条毯子,短裤扔在一边,脸蛋还红扑扑的。

  “啥情况这是?”吴宝库有点蒙。

  王瑶瑶还没说完,孙妍就一脸天真的说道:“师傅,瑶瑶姐不小心把玩具弄进去了,她让我帮她取出来,可是我不小心弄的更深了,你快帮瑶瑶姐取出来吧。”

  一听这话吴宝库当时就乐了,眼神玩味的扫了扫王瑶瑶。

  “瑶瑶,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来来来,让叔给你看看。”

  吴宝库正欲上前,就被王瑶瑶呵斥。

  “别过来!我不要你个老流氓帮忙!”

  王瑶瑶毕竟不是李妍这种单纯的女孩儿,她刚才一睁眼就知道吴宝库打的什么主意。

  “行,那我就把这事跟你爸说说,让他另请高明吧。”

  吴宝库说着就要打电话,王瑶瑶当时就慌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她真心没法见人了。

  “等……等等!”

  王瑶瑶咬了咬牙,索性眼睛一闭,把毛毯拿了下来,一条完美的黑丝长腿展露无疑。

  可惜她死死并拢大腿,倒是让吴宝库越发心痒,巴不得马上就一窥全景。

  “孙妍,你出去守着。”

  让孙妍出去之后,吴宝库这才走到病床前,蹲下身子就要去扯王瑶瑶的腿。

  “你干什么!”王瑶瑶缩了缩身子,一脸警惕。

  “你不把腿张开,我怎么给你取?别怪叔没提醒你,那玩具要是再不拿出来,你那儿可就臭了,到时候哪个老爷们敢要你?”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王瑶瑶当即犹豫起来。

  可让她当着吴宝库的面,张开腿,实在是太过羞耻,最后,她硬是让后者拿块布蒙上眼睛,这才肯张开腿。

  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拿块步蒙上眼睛,心里却暗道,一会非得让你这小娘皮求着我把布拿下来。

  “我说瑶瑶,这样行了吧?”

  见吴宝库真的蒙上眼睛,王瑶瑶这才弱弱的“嗯”了一声,而后缓缓分开黑丝长腿。

  风景乍现,可惜吴宝库看不到。

  “来吧。”王瑶瑶红着脸说道。

  闻言,吴宝库心里窃喜,一只手摸摸索索的顺着王瑶瑶的大腿摸了过去。

  虽说看不着,可吴宝库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逐渐摸到了丝袜尽头。

  那丝丝顺滑和超Q的弹性,让吴宝库有些着迷。

  “喂!老流氓!你摸够了没有,快点!”

  王瑶瑶脸蛋红的几乎滴血,身子不安分的扭动。

  吴宝库那双手跟条虫子似的,从她小腿一路摸到大腿,那种感觉……

  酥酥麻麻的……

  之前,玩具带给她的刺激还未消退,现在又被吴宝库这么一弄,当即又来了感觉。

  见王瑶瑶催的紧,吴宝库心里直乐,嘴上故意嘟囔道:“你这孩子,急啥。叔这不是看不着么,别急,慢慢来。”

  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了手背上。

  他一寻思,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妮子分明动情了。

  尤其是感觉到王瑶瑶的大腿无意识并拢后,吴宝库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突然毫无预兆的伸出手指,完全凭借经验戳了出去。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温热包裹,吴宝库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再看王瑶瑶,被吴宝库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弄的倒吸一口冷气,差点一口气没闷过去,大腿死死并拢。

  “老……老流氓!你……那么使劲干嘛,弄疼我了!”

  “哦?那叔再来一次。”

  吴宝库抽出手,跟自带瞄准器似的,又伸了过去。

  “嘤……你!”

  王瑶瑶娇躯一阵抽搐,眸子几乎滴出水来,那画面说不出的动人。

  “还不行?那再来一次好了。”

  吴宝库眼睛上蒙着布,手进进出出,玩的不亦乐乎。

  “老……老流氓,你快停……停下。”

  此时的王瑶瑶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小手胡乱的去抓吴宝库的大手,打算阻止。

  可她现在是真心使不上力气,反倒让吴宝库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这一下就更起劲了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裤子都脱了!孙妍竟然来亲戚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