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如果当年嫁对了人,日日夜夜被老公……

  这么想着,孙晓雪感觉浑身上下的关节处都酸酸麻麻的,小腹内里也是又热又胀。

  不光如此而已,单单是那结实有力的大手就将她内心搅得翻江倒海,汹涌澎湃。

  “晓雪,有事情叫我,我先出去给你家打扫卫生了。”老宋将‘有事情叫我’这五个字咬得死死的,他在给孙晓雪传递一种讯息。

  即是‘你如果想要,我完全可以满足你,我伺候好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的,宋哥,你去干活吧。”孙晓雪已经按捺不住身体当中的欲火了,再不解决一下,说不定都会昏过去。

  老宋走出去之后,身在一片昏暗当中的她,疯了一样颤抖着将手伸到下面......

  老宋在客厅里面用力拖地,饥渴难耐的他自然是明白方才孙晓雪眼神当中的含义,空虚少妇欲求不满是板上钉钉的了。

  就她那位病病殃殃的老公,能够满足人高马大的孙晓雪,他老宋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纵然他在异性面前一向自卑,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关键还一把年纪,但是奈何身体结实、本钱巨大,那方面的本事一向是毫不含糊。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老宋虽然不是少年,但是对于干那事儿却是研究得很透彻,各大两性网站上面都留下他饥渴难耐的身影,由于早些年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经常找小姐。

  天南海北以那事儿维生的小姐们个个都被老宋搞得死去活来,他无论在哪座城市打工,只要工资一到账必然冲进红灯区,将得来的本事悉数用在那些小姐们的身上。

  被他干过的小姐们有一个算一个,提起老宋,或是大肆称赞或是破口大骂。

  赞得是他本钱过于强大。

  骂得是他只要得到女人,就会用尽精力。

  最近几年老宋并没有向早些年那样,将赚来的钱全部砸在小姐身上,因为他打算存些钱以备日后做些小本生意不必再四处奔波。

  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以后着想。

  此刻,他一边拖着地板,一边暗自心花怒放,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多下点力气,说不定真的能将寂寞少妇揽入怀中,大干特干解决一段饥渴时光!

  躺在床上的孙晓雪娇躯不停颤抖着,嘴边发出轻哼声,赤着白嫩玉足用力蹭着,床单凌乱成一片。

  最终,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疯狂抽搐,这才算是彻底解脱。

  稍顷,她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很是难为情地发现全身痕迹。

  “晓雪啊,我已经给你洗完了,你……”老宋赤膊站在门口无意间看到这一幕,馋得他一大滩口水猛地吞咽了下去。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声音,顿时情绪达到兴奋至高点,整张俏脸红彤彤的。

  如同是酝酿已久的惊涛骇浪冲破最后一堵屏障,疯了一样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老宋突然出现在门口,她甚至都能被“洪流”冲得彻底昏过去。

  老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对硕大的前胸,平坦光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蛮腰,浑圆撅挺的翘臀,小腹下面那片神秘圣地。

  孙晓雪如饥似渴到这种程度,绝对是超越了他的想象。

  “宋哥,我的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出了许多汗。”孙晓雪明显是做贼心虚,非常不安地找寻着借口。

  “晓雪,这阵子天气阴晴不定,据说引起了非常严重的流行性感冒,我赶快给你看一下。”

  老宋急忙来到孙晓雪面前,方才只看到那一眼,刺激得他鼻血都快要流出来。

  孙晓雪点点头,遵循老宋的话背对着半坐起身来,老宋毫不含糊,赶紧趁热打铁将她睡裙掀,大片白嫩的后背裸露出来,这令老宋朝思暮想的美好胴体上沾满了汗珠。

  “晓雪,你也着凉了吧,你的后背上面出了这么多的汗呢!”老宋话音刚落,一双大手放在上面,既是借此抚摸又是擦拭汗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背对着老宋的孙晓雪一对美眸缓缓闭了起来,尽情感受着老宋大手的抚摸心神荡漾,她语气开始有些颤抖,问道:“宋哥,你擦好了吗?”

  老宋的脸都快要贴上去了!

  “晓雪,你宋哥我的手糙,要不然就用脸给你擦汗吧,这样你还能舒服些,好吗?”老宋肆意问着孙晓雪这幽香阵阵的后背,试探性问道。

  孙晓雪急忙躺下身将毛毯盖在身上,一张俏脸又红又烫,随手拿过床头灯下面的毛巾递给老宋,紧张得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这个给您……”

  说完之后,一对媚眼紧紧地盯着老宋的裤裆,那处汹涌磅礴即将快要炸开的部位,惹得她心里面臊得不行,看到老宋这个样子,她心知肚明刚才老宋那样对待自己,一定是让他起了反应。

  她的脸红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要不然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很快的……”

  老宋出去之后将门带上了,她臊得俏脸滚烫,心里面对于自己非常谴责,刚刚连门都没有挂上就在床上疯狂自我慰藉,老宋看了之后会怎样想自己?岂不是非常不正经的女人,连小裤都不穿,可是自己的小裤明明脱下来之后不知道放哪里了……

  在这时,窗外一缕微凉夜风飘荡进来,胯下一股寒凉,这种凉飕飕的感觉令她浑身哆嗦,从纸抽里面拽出几张纸放在胯下,将刚才留下的痕迹擦拭干净。

  “平时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就算是老公在家,也从来都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在宋哥的面前是怎么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啊,我就已经把持不住了……”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