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压在洗手台上疯狂冲刺

“过来吧。”表姑坐在马桶盖上,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儿。  “女人刮毛是怕毛发潮湿滋生细菌感染,你下面的毛发这么旺盛,看起来多性感,其实光秃秃的也不好看,表姑帮你弄得更加性感吧。”  我笑道:“表姑,你怎么喜欢怎么来吧。”  “你这小鬼头。”表姑娇嗔白了我一眼,把剃须泡揉搓起泡,朝我被水渍打湿的毛发探了过去。  当表姑柔弱无骨的手贴着我的毛发和玩意擦过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喘起了粗气,居然没控制住发出了声音……  表姑听到我的声音,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但从我的角度看下去,表姑的手分明在颤抖。  她虽然没有直接触碰,但在过程中难免会碰到,在心中产生悸动,我本就存了不该有的心思,这样的触碰更是让我控制不住。  整个浴室都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表姑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更是让我激动。  她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神色如常,倒是让我有些佩服了。  “好了,现在比刚才还性感了。”表姑说完,似乎是在故意挑逗我一样,伸手在玩意上拍了一下。  “哦……”  这样猛烈的刺激,更是让我在这一瞬间有些上头,居然控制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跟表姑之间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  我心中窃喜,但还是后退两步歉意说:“表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什么……”  表姑耳根通红,手装作无意间抬起,放在我的胸膛之上,手居然无意间碰到了我的东西,脸上潮红更甚。  我看表姑这个样子,就已经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了,只是碍于颜面,不好意思说而已。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吧。  “表姑,我能不能借你小裤用一下?”  “什么?”表姑脸颊通红炙热,我的话触动了她的心弦,慌乱捋顺头发,紧张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刚才好舒服,我好难受,想用表姑的小裤……”  “小亮,这样做可是很伤身体的……”  “哎!”表姑再次将目光落在了玩意上,呼吸越发粗重。  “表姑……”  “以后尽量别这样了,太伤身体了。”  在我的祈求下,表姑最终还是妥协,微微起身,将那条红色小裤从睡裙下脱了下来,递给了我。  我按耐不住兴奋,急忙用表姑的小裤将玩意包裹起来,同时抓住表姑准备缩回去的手,紧握住了被小裤包裹的玩意。  表姑突然将我的手拍开,低头轻语:“小亮,这样已经是表姑和你的极限了,不要再继续了……”  本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也是顺理成章,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居然被拒绝了。  我眉头紧皱,一股失望的感觉油然而生,表姑的手却还是一直在动着,一直让我达到巅峰。521  巅峰过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等回过神,发现表姑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而马桶盖上,还残存着一些斑驳的痕迹……  虽然和表姑没有发生实质的接触,但我还是非常满足回到房间。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表姑和表姑父正准备出门,表姑表现的非常自然,就好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找机会跟表姑在一起,希望能发生一些实质性的接触,但令人失望的是,每一次表姑都会婉言拒绝。  但我们之间就好像是有小秘密一样,表姑每次洗完澡后,都会将小裤留在浴室,让我发泄……  本以为我和表姑会止步于此,可一个礼拜之后,我们最终还是打破了这种关系……  那晚我睡得正香,隔壁传来的吵架声将我吵醒。  大概意思是因为表姑父不能满足表姑,最后在表姑父的呵斥之下,表姑提出要分开睡,气呼呼来到了客厅。  现在寒冬腊月,晚上更加寒冷,让表姑睡在客厅,第二天肯定会感冒。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我一个升华关系的契机。  我轻步走出房间,看着在客厅瑟瑟发抖的表姑小声说道:“表姑,客厅太冷了,要不睡我房间吧……”  表姑叹息一声,摇头说:“小亮,不用了,我坐一会就回房间了。”  我失落无比,也不好强求,干笑着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寂寞和渴望让我浑身难受。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出现的就是表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最终还是无法安耐这种需求,本想尝试再邀请表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表姑娇羞的声音传来:“小亮,你睡了吗?你表姑父把房门反锁了,客厅太冷,晚上我睡你房间吧……”  “表姑,你进来吧。”  我激动无比,没想到事情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反转。  我习惯了裸睡,朝边上挪动准备开灯,表姑紧张说道:“小亮,别开灯……”  表姑已经看过了我的身体,但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太过尴尬,我当然表示理解。  我缩回手,表姑关门走了过来,掀开被子后躺在了床上。  表姑身上的香味扑面而来,之前在浴室里面的感觉又回来了。  可她和表姑父吵过架,现在还在气头上,我可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关切的开口说道:“表姑,要是冷就朝我这边靠一点吧。”  “嗯”  表姑慢慢挪动过来。  当她冰冷的胳膊和我炙热的身体接触时,表姑打了个哆嗦,急忙收回了胳膊。  我知道表姑还是放不开,便轻声问:“表姑,刚才听你和表姑父吵架,他没有办法满足你吗?”  “哎……小亮,自从你表姑父身体出现问题后,我就跟守活寡一样,已经十多年没有……”表姑说着轻叹起来,止住了后面的话。  我不假思索问:“表姑父身体不行,你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吗?”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老了,哪儿有人看得上我。”表姑苦笑说:“我怎么和你这个小孩子说这些事情呢。”  ‘小孩子’三个字将我最后的欲火挑逗了起来,我激动说:“表姑,那天在浴室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男人。”  “别说了,我可是你的长辈,想想可以,但是我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表姑,你为什么一直都将我当成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男人,可以满足女人需求的男人呢?”  “睡觉吧,我不想做出对不起你表姑父的事情。”表姑说完便转过了身。  果然,表姑还在在乎着妻子的贞操,我心中苦笑,不想强行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闭眼昏睡过去。  熟睡后,我做了个香艳的美梦。  梦中的女主角当然就是表姑,梦里的我们无比快乐一直到顶峰。  我突然感觉有一点点不对劲,急忙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的手落在表姑的胸脯上,而她纤细的玉手正抓着我的玩意缓慢活动。521  在昏暗的夜色下,我清楚的看到,表姑水汪汪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自从看到表姑的第一眼,这一幕便一直都在我的脑中幻想,今天终于成真,恍惚间让我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但是这强烈的快感和触感并不是梦境中所能比拟的,这是我做梦都想的画面,我必须要尽快将表姑开采下来!  “表姑……我好喜欢你,自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想和你这样了……”  我囔囔诉说着我对表姑的依恋,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我对她身体的渴求。  表姑双眸盈满了水光,看起来楚楚动人,更加让我把持不住,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表姑就地正法。  表姑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想要拥有她,就要让她彻底的投入进来。  我直接吻了上去,表姑很自然配合着。  我们情意正浓,虽然我的胸脯上还是能感觉到表姑的抗拒,但这种力道已经越来越小了,正在我想再接再厉的时候,隔壁房门突然打开,表姑父迷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婆?”  表姑父的呼喊声响起瞬间,我被惊了一下,身体忍不住颤抖,表姑也像是被捉奸一样猛地把我推开。  “老婆?”  表姑父的声音依旧还在持续,我吓得六神无数,虽然我是这座屋子的主人,可是要让表姑父发现背着他和他老婆做这种事情,他会要杀了我。  表姑更是惊慌失措,不停的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让我躺着别吭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就自然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假装刚睡醒的样子说:“怎么了?”  表姑父诧异问:“你在小亮房间睡觉?”  表姑合上房门,不满说:“怎么了?你把房门反锁,难道让我冻死在客厅吗?”  “没,没什么。”我虽然无法看到表姑父的表情,但也能想到,他此刻是一脸的彷徨和紧张。  一个饥渴空虚常年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一个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青年,这两个人三更半夜共处一室,是个人都会胡思乱想。  “回房间睡吧……”表姑父说完后,也没有听到表姑的回应。  我屏息许久,心跳加快,生怕表姑父察觉到了什么。  就在我准备长吁一口气的时候,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推开……  即将吁出来的那口气被房门又吞了回去,我紧张朝房门看去,昏暗月光下,我发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表姑父。  他黑亮的眼睛在房间内瞄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521  我的心瞬间卡在了嗓子痒,刚才和我表姑相互纠缠,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个正常男人都闻的出来。  此刻表姑父必然已经嗅到,空气在瞬间仿佛冻结,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最终,我吞咽一口唾沫,低声问:“表姑父,怎么了?”  “没怎么。”表姑父似乎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轻叹一声说:“小亮,早点休息吧,你表姑给你添麻烦了。”  “不碍事儿。”  表姑父憨笑了一声,将房门关上,隐约间,我听到一缕叹息从门外传入耳中,跟着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  我半躺在床上呼吸着房间残留内残留的表姑那具成熟女人独有的体香味道,脑中想着的却不是我和表姑的激情,而是表姑父的举动。  他是成年人,房间内那股味道他清楚的知道,更加知道他的老婆已经和我这个精壮青年纠缠在了一起。  但因为他不能满足妻子,即便知道,为了妻子,也只能隐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虽然没有绿帽情结,但我完全可以体会到表姑父的心情。  他的心一定非常的痛,但是却对这件事情无可奈何,如果将这件事情拆穿,那么他便会成为一个身体和精神都无法满足妻子的男人。  最终,他也只能选择隐忍下来。  胡思乱想下,我昏昏沉沉陷入了沉睡中。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刚刚出门,就看到表姑和表姑父准备出去。  昨晚的事情已经越界,再次看到表姑,我竟然有种尴尬。  但表姑却依旧如同平日那样,对我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好像再次将我看待成了她眼中的孩子。  我点头回应:“表姑,你和表姑父要出去啊?”  表姑父抢先说道:“马上要过年了,我们在这里打扰了你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了。早上手机没有抢到机票,一会儿我们去火车站看看有没有火车票。”  “这样……”我顿时失望了起来,表姑这一走,想要和她再次见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我失神时,表姑父已经开门,拉着表姑走了出去。  这一天,我脑子非常混乱。我并没有将表姑当成一个工具,在我的眼中,她就如同我的女友,我的妻子一样。  如果没有表姑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是好。  “肖亮,观塘府邸16号别墅点名让你送这个快递,赶紧吧!”  快递站点客服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思路被拉扯回来,却头大无比。  这个点名让我送快递的客户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韩美妮,虽然长得漂亮,但或许是丈夫常年在外内分泌失调的缘故,她的脾气非常古怪。  因为她的问题件非常的多,而且不好处理,所以我们站点好几次将她拉黑,但韩美妮神通广大,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又重新开启了派送业务。  韩美妮的快递是我们都非常畏惧的,都是猜拳决定谁去派送,今天突然点名道姓的让我送快递,这有点让我想不明白。  心中虽然不大情愿,但避免被投诉,我还是骑着电瓶车赶了过去,而我并不知道,即将等待我的,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521

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压在洗手台上疯狂冲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