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我们在这儿做一次,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宝贝儿我们在这儿做一次,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小雪,你忍着点哈,等会可能会有些疼!”她俏脸更加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嗯……”

我慢慢的加重手上的力道,她疼的轻哼了起来,娇躯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那任人采摘的模样,让我移不开目光,为了转移注意力,我的力道越来越大。

“…嗯…李叔,再…用力点!”

随着我的动作,王雪儿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变成一种愉悦的红晕,甚至开始娇喘起来,轻微的叫声竟然变成催促,听的我心头一喜,看来张博易并没有好好满足眼前的尤物啊。

我心情渐渐的激动了起来,手上的力道又不自禁的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大力道,王雪儿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王雪儿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俏脸红的像一个大苹果,让我想去咬一口。

虽然我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王雪儿这样,哪怕心中有许些想法,可我却没敢继续用力。

肿块很快就消散了,热流开始流动,我这次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王雪儿感觉我的手拿开后,赶紧睁眼,满脸羞红的穿上衣服,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李叔。”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王雪儿得到回复后,赶紧抱起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奶。

本来精神萎靡的小家伙,闻到熟悉的味道,一下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吃了起来。

我咽了咽口水,突然也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奶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现在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就行了,真要是凑上去,肯定会被王雪儿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想得到她就难多了。

小家伙可能是饿太久了也苦累了,在狼吞虎咽一番后,没一会就睡着了。

“李叔,真是谢谢你了,现在我感觉舒服多了,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里,王雪儿面色潮红的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我遗憾的收回目光,立刻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那就好,一会拿热毛巾再热敷几下,这几天注意休息就行了。”

眼见王雪儿打算把孩子放回婴儿床上,知道暂时不能留在这里了,所以简单的交待几句,就准备先行离去,反正张博易那小子还有好几天才回来。

“哎呦!李叔,疼!”

可就在我刚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又听到她叫了起来,连忙转身,将她扶起来。

我看着脸上渐渐变得苍白的王雪儿,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疼?”

王雪儿指着自己胸前,颤声道:“这里疼。非常涨,啊……”

“啊…会怎么样啊?”看到我凝重的表情,王雪儿疼痛的脸上透着一丝惊慌,连忙拉着我的手问道。

“唉,可能会引起乳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要动手术……”

“那,李叔你快想办法帮我疏导一下啊!”

我话还没说完,王雪儿就紧张的抱着我的手臂,摇晃道。

感觉到她那饱满挤压着我的手臂,我心中顿时荡漾了起来,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强压下心底的激动,把手抽开对她安慰道:“好好,小雪你别急啊,叔这就帮你!”

我把她抱起,掀起她的睡衣,再次摸上那片雪白,一边享受着,一边刻意的避开那些穴位。

王雪儿很快就忍不住了,带着一丝哭腔询问道:“李叔,不行啊,我怎么越来越疼了。”

“唉,这可能是回奶乳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无奈的样子。

“李叔,那我该什么办啊?”听到我说的这么严重,王雪儿都快要崩溃了。

我见时机已到,喉咙咕咚一下,咽了口唾沫。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宝贝儿我们在这儿做一次,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