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 啊疼撞得太深了快停下 别把葡萄掉出来

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 啊疼撞得太深了快停下 别把葡萄掉出来“好险!要是被发现,那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进入卧室,老王心有余悸,刚准备抽支烟压压惊,却听一阵敲门声徒然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  老王满腹狐疑跑去开门,却见柳如燕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他的那件长袖。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  柳如燕居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娇躯!  见老王发愣,柳如燕妩媚一笑,“王叔叔,衣服还给你,那个,你现在有时间不?”  老王接过衣服,上面还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味,他咽了咽唾沫,“怎么了,燕子?”  柳如燕指着隔壁家门,一脸忧郁,“我家卧室灯坏了,你能来帮我修修吗?”  老王一听,有些蒙圈,刚才他在阳台看见明明还是好的,怎么突然就坏了?  走进柳如燕的家,老王发现卧室灯果真不亮,也没多想,搬了张凳子搭脚就开始修灯。  由于凳子放在床上,柳如燕只好跪在床边扶住凳子,并给老王递工具。  借着客厅的余光,老王低头一看,柳如燕凹凸有致的身型竟是一览无遗。  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下,即将冲出超短裙摆的臀,饱满挺翘让人心醉。  老王瞬间想起柳如燕趴在床头的模样,简直和现在的姿势如出一辙,要是就这样从后面来,绝对是终身难忘啊!  同样,由于角度的原因,柳如燕仰头一看,只见老王的裤裆倏忽支起,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挺许多,而且通过宽松的裤管,甚至都能一眼直视三分之二的内幕!  居然会有那么大……  一时间,柳如燕神思恍惚,双手一松,凳子歪了,老王跌下来将她牢牢压个满怀!  “哎哟喂!”  被老王猛地压住后,柳如燕惊吓出声。  与此同时,惊慌失措的老王,双手胡乱的一抓,刚巧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熟悉又陌生的手感,顿时让他忍不住偷偷揉捏了几下。  “嗯哼!”  老王这么一弄,柳如燕不禁又发出一声销魂的嘤咛。  这时,柳如燕才反应过来,刚准备说什么,突然察觉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正好抵在她的大腿间。  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像即将冲过关卡似的,一下子让她如鲠在喉。  而此刻的老王,犹如跌入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中,压着柳如燕柔若无骨的娇躯,嗅着女人身上特有的芬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置身梦中,可以纵情天伦之乐。  因此,在揉捏那对儿饱满圆润的同时,老王的身下也跟着动了动,一种久违的快感似春风拂面,让他不觉打了个激灵。  “王,王叔叔……”  就在这时,柳如燕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呢喃。  闻罢,老王清醒了不少,尴尬一笑,“对不起啊,燕子,我不小心失足了。”  说着,老王就准备爬起身来。  “哎呀!”  不想老王刚一挪动,柳如燕就蹙眉痛呼。  “怎么了燕子?”老王吓得一动不动,凝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绝美脸蛋,喘着粗气问道,“你,你没事吧?”  此刻,与老王近距离对视,柳如燕羞得俏脸通红,她连忙别过头去,娇喘吁吁,“没……就是……腰有点痛……”  老王一听,下意识伸手探入柳如燕的后腰,轻轻揉摸着,“这里吗?不会是扭伤了吧?”  “嗯……嗯哼!”  感受着老王粗糙的大手,柳如燕咬着红唇,害臊的点了点头。  常言道,男人头女人腰。老王都这样明目张胆的摸腰了,那点小心思自然也愈演愈烈。  于是,他趁机紧紧抱住柳如燕的蜂腰,佯装低头去查看,顺便用侧脸磨蹭那对儿饱满圆润,同时身下也轻轻的耸动起来。  “嗯嗯……”  老王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撩拨得柳如燕完全憋不住了,情不自禁的低吟起来。  见此,得手的老王顿时气血上涌,在蜂腰上肆无忌惮的胡乱揉摸,其中一只手还顺势滑下,狠狠地抓弄她的臀部。  不抓不知道,一抓吓一跳,滑溜溜的手感让老王惊奇发现,柳如燕的下面居然是真空的!  而被老王上下其手,柳如燕也是意乱情迷,她玉手不由得抓紧老王的后背,一双美目渐渐焕发出迷离般的色彩。  眼下,老王探进隐私,柳如燕体内的火焰瞬间就被点燃了,长久积压的空虚让她像投入火堆里的干柴,噼里啪啦的疯狂燃烧。  “嗯哼,王叔叔,人家……好想要……”  此刻,柳如燕口吐香兰,热气吹在老王的耳边,像是要给这把火焰吹得更旺。  老王顿觉小腹一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燕子……叔叔这就给你!”  他一咬牙,褪掉短裤,撩起柳如燕的裙摆……

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 啊疼撞得太深了快停下 别把葡萄掉出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