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嗯~老公你好棒,再往里摸摸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嗯~老公你好棒,再往里摸摸“啊…老公…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帮帮人家嘛……”

王大海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来借个卫生间洗澡,竟然遇到这等好事,眼前这个透着雾气都能看出曼妙身材的女人叫白薇薇,是他邻居刘洋的老婆,刚生了孩子没多久,还在哺乳期。

此时她正用丰满的雪团紧紧的挨着自己,还拉着自己的手放进了小衣里,那绵软的手感让王大海瞬间有了反应,这白薇薇可是邻居的老婆,虽说自己一直幻想着能把她压在身下,可也不是在这种时候啊,要是被刘洋发现自己来他家洗澡的时候搞了他老婆,岂不是要完蛋……

突然白薇薇有些难耐地轻吟一声:“人家生了孩子以后天天难受,这几天涨奶,你赶紧帮人家揉揉好不好嘛!”

王大海来不及多想什么,下意识地脱下了她的小衣,只见白薇薇的圆润又饱满的雪团正握在他手里,仿佛手里握着一个刚出炉的白面馒头,白白嫩嫩的,软滑的手感,非常舒服,王大海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要烧起来了。

享受着怀里的温香暖玉,眼睛时不时的往门口看去,生怕白薇薇的老公刘洋什么时候回来。

自己好不容易的机会可不能被打断了,还没有享受够呢。

偷情的刺激感不断充斥着王大海的大脑,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使得白薇薇娇声连连。

白薇薇只觉得今天男人的手法跟平时不太一样,大手滑过的地方,细小的电流刺激的她整个人都在颤栗,下面也忍不住有了反应。

“老公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再用点力好不好?”

甜腻的声音,温热的喘息就在自己耳边,一股电流从耳根直达小腹。

白薇薇边说着边拉着他就往房间走,到了房间,白薇薇也没有开灯,表示自己今晚想来点不一样的。

这也正中王大海下怀,不用怕被发现。反正已经这样了,倒不如将计就计,温香软玉在怀,他也不是什么柳下惠。

两人来到房间,白薇薇主动按着他的手掌在自己雪白上按压,另一只手拉着王大海的手伸向自己两腿中间。

她委屈地道:“老公,怀孕加坐月子那么长时间,我们好久没有好好恩爱了,赶紧帮我揉揉......”王大海的手上慢慢摸了上去。

空气中充斥着情欲的味道,勾引着他的思绪。

王大海老脸一红,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下面的胀痛感觉要冲破自己的裤子,向外显露。

他老伴儿死的早,都多少年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了。

偏偏白薇薇还以为自己老公来感觉了,软嫩的手心按着他那里,话里话外透出一股迫不及待:“老公赶紧进来,我想你好久了。”

说着,两腿叉开,夹着他的手脱了小裤。

掀开仅的剩下一条裙子,岔开腿往自己腿上灼热的位置坐下去......

只是外面刘洋的脚步声猛然把他从美梦中惊醒,慌乱地躲进衣柜。

心仿佛瞬间就能从喉咙跳出来,安静的空间里,他自己的心跳声格外响亮。

可等平静了一会儿以后,他鬼使神差地把那手放在自己鼻子前,这个味道,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白薇薇的味道。

王大海刚想进行某些不可描述的活动,就听到外面刘洋说话的声音。

他忍不住把衣柜推开一条缝往外看。

“老婆,这时候你穿衣服干嘛啊?我闻到了,你是不是想要了?”

白薇薇的目光看了一眼衣柜这边,羞涩又紧张地道:“老公,还是别了吧,先出去做饭。”

刘洋猴急地亲上那张红唇,一边亲一边脱自己的裤子:“没事儿,咱们先温存一下再做饭也没事儿,这么长时间,我可想死你了。”

“还说你不想,你都有反应了,老公马上就给你......”

王大海听着刘洋的话,他才终于明白,这人也不像表面上那么正经。

“嗯~老公你好棒,再往里摸摸~”

白薇薇仰着脖子轻吟,把自己的胸脯送到刘洋嘴边:“老公,你赶紧进来,人家等不及了。”

王大海在衣柜里听着她的声音,心里暗骂:“明知道我在衣柜里,还这么浪,真是个妖精!”

他想着要是刘洋没有突然回来,那此时此刻肯定能让那个女人撅着臀部求自己!

不甘的王大海,听着外面的阵阵声响,将手伸进裤子里......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嗯~老公你好棒,再往里摸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