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按摩傅给我带来的高朝,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按摩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按摩傅给我带来的高朝,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我蹑手蹑脚的起了身,想去看看刘莹睡着没有,谁知刚一下床就听见刘莹呼喊我的声音,吓得我连忙走了过去。

一进门我就发现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股甜咸的气味,我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气味,结果转过就发现电视上还在播放着小电影,只不过被我嫂子按成了静音,看来是为了避免被我听见。

并且一旁的桌子上居然放着一些湿漉漉的卫生纸,看起来有点像鼻涕刚用完的样子!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刚才刘莹一个人在房间里干了些什么。

看来刘莹也想了不少其它的画面,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的话她可以找我哥啊,为什么要用自己解决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二宝,你过来给我按按肩膀,我最近太累了都睡不着,听说你有个可以帮人入睡的手法,快来给我按按。”

刘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噢”了一声走了过去,看着女人丰满纤细的身体心里忍不住激动。

我让刘莹趴在床上躺好,然后自己脱下鞋子上了床,蹲坐在她的旁边。

看着她洁白无暇的背部,我的手突然有些颤抖,但避免被刘莹看出,我还是强装着镇定摸上了她的肩膀。

好软!

和那些健壮的农村女人完全不一样,刘莹肩膀和胳膊上的肉都软得让人发指,就像一滩水一样随时都可能在我手中化开。

我忍住心中的激动,手却不自觉的从她的肩膀滑下慢慢靠近她被压在底下有点变形的白肉。

“嗯......”

刘莹似乎没想到她只是被我轻轻碰了一下反应就这么大,立刻红着脸解释道:“二宝你手艺真好,一定不少人找你按摩吧。”

我也有些心虚,刘莹还不知道我已经可以看的见了,要是知道,肯定不可能在我面前表露出这幅形态

“是啊,我们村里只要有人身体不舒服就会找我按摩。”我顺着刘莹的话接了下去,不敢再把手移向她的其它部位。

在我熟练的手法下,刘莹很快就睡着了,我强忍着抚摸女人身体的冲动帮她盖上了被子,自己回到了房间。

本来我就有点睡不着了,经过刚刚给刘莹按摩,更是睡不着了,心里一直想着那滑腻的触感,气血之力一直汇聚在我身体某处,我狠狠的发泄了几次气血之力,才有一丝睡意。

刘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撩人了,看样子她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强忍住不去看她火辣迷人的身材。

一直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将近凌晨我才开始睡着,谁知没睡一会我就又醒了过来,摸出手机一看,才发现现在才早上六点钟。

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登时变得无比清爽,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翻了起来。

梳洗过后,我随意从厨房拿了个馒头垫了垫肚子,然后准备去按摩店开门,谁知刚路过我爸我妈那屋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这是咱家花了三十多万才娶回来的媳妇啊!大宝也是,说离婚就离婚,也不跟我们两个商量商量。”我妈看上去痛心疾首的坐在床上,一脸心疼。

我哥已经和刘莹离婚了?可是按照昨天他们两人表现出来的神情一点都不像离婚夫妻的样子啊!

我被勾起了好奇心,紧紧的贴在门口,继续偷听他们的讲话。

“唉,还不是怪大宝不争气,身为我们家的长子居然那方面有障碍!是我们老张家不幸啊!”

我爸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我哥居然那方面有障碍?

要知道从小在我的心里我哥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是论起男人,他排第一,绝对没人排第二,可是现在居然告诉我我哥没办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顿时悲哀极了,但随后我就意识到了昨天晚上刘莹为什么会用黄瓜来满足自己,原来结婚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并且我看得出来,刘莹绝对对那方面的需求也比较大,不然也不会随身携带小电影的碟片,真不知道这么多年她是怎么忍过来的。

我的心重重一痛,开始怜惜起了那个美丽的女人。

“你说要不要让二宝试试?咱家可是花了三十多万呐,不可能连个孩子都不生就让他俩离婚了吧?”

我妈的话让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摒住呼吸等待着我爸的回答。

“我看行,咱们老张家的香火必须得续,等生下孩子之后过继给大宝就行了。”

“可是刘莹能干吗?那可是城里人!”我妈有些担忧道。

“那有什么干不干的,先不论彩礼钱,当初她差点被抢匪绑架,可是我们大宝救下的她,就当作报恩她也该让二宝试试!”

听见我爸我妈一唱一和般得将事情敲定下来,我心中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窃喜。

如果真的能跟刘莹,想起她纤细得腰肢,又想起她肥美的臀部......一股邪火又从我的小腹冒了起来……

只可惜人家刘莹是城市里的女人,又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人家能同意跟我这么一个乡下人做那种事吗?

我叹了口气,骂了自己一句瘌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脑子里还是不停的回想起刘莹的样子。

只是上床而已,说不定她愿意呢?没道理我连一根黄瓜都不如吧。

况且......昨天晚上刘莹让我主动给她按摩,我不小心触碰到她别的地方的时候,她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反感......

我不禁开始浮想联翩,浑身气血之力又开始汹涌,稍微有点探头的意味。

就在这个时候,刘莹房间的门打开了,看得出来她也是个十分自律的女人,这让我心里对她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看着她款款摆动的肥臀,我已经没办法不去想她昨晚在我面前的样子了,满脑子都是旋漪的场景,甚至光是看着她裸露在外的脚踝,我都觉得动人极了。

我爸听见门外传来了动静立马给我妈使了个眼色,我妈立刻心领神会的对着门外喊道:“是刘莹起来了吗?”

“是啊妈,我在厕所洗漱,怎么了吗?”

“噢,没事,你一会洗完了来我房间一下,我和你把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商量。”

我在门外听见他们的对话,一颗心登时“扑扑”直跳,我知道我爸妈一定是想把刘莹找去商量这件事情。

如果我爸妈真能说服刘莹的话,那么......

光是想象刘莹缠绕在我的身上,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更别提那滑腻的手感还有紧俏的臀部......

越想,我就越激动

按摩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按摩傅给我带来的高朝,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