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全部进入感觉_好痛,太大太长了,快拔出来

男朋友全部进入感觉_好痛,太大太长了,快拔出来

浴室内,水花不断的洒落。

“啊……呃……”

娇喘的声音慢慢传了出来,蒋如梦双手撑着墙壁,半弯着腰,蜜臀高高的翘着。

老公张文在她身后有节律的动着,喘息声越来越沉重,仿佛吹响了最后的号角。

蒋如梦瓷玉般的后背挂满了香汗,特别是腰间一朵深色玫瑰花瓣纹身,此时在耀眼的灯光下,黑得闪闪夺目。

蒋如梦是位绝色女子,今年才二十六的她,容颜倾城,身材也是极好。

饱满雪白的胸部,不足盈盈一握的细腰,性感妖娆的翘臀,还长了一双令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动情的大长腿。

终于,张文支撑不住,低声咆哮。

随后他紧紧贴住了蒋如梦后背,双手不断的在她身前揉着。

结婚几年,张文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没办法,谁叫家中有娇妻呢?今天回来,专门在楼下买了两罐印度神油。

但现在,身体好像又被掏空似的虚弱。

“老公,你好厉害。”蒋如梦低声说着,但心里着实有些不忿。

张文那方面越来越不行了,她这个当妻子的,实在是难以开口细说。

每次到了夜深,张文倒是睡得很香,留下她一个人难以入睡。

“嘿嘿,那可不,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谁……”张文被妻子夸奖,心中一阵得意。

可他没想到的是,妻子只是在表面奉承着他,心里其实对他短小无力颇有微词。

不过那又能怎么办呢?蒋如梦只是一个小小的白领,张文可是一个公司的小领导,年薪几十万。

虽然他不能给与蒋如梦“女人的快乐”,但在花钱上面,还是能够满足的。

洗完澡回到卧室,两人在床上拥抱温存。

“最近公司有个大的项目,我这边要出差一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知道了,你也好好照顾自己。”蒋如梦嘱咐一声,“明天我早点起来帮你弄吃的……”

“吃你就可以了。”

说着,张文准备再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却发现自己身体有些不争气。

“早点休息吧。”蒋如梦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替他拉了拉被子。

分别的这天晚上,一如往常,蒋如梦直到深夜,才慢慢睡去。

在梦中,她看到张文凶猛无比的压在她的身上,疯狂的嘶吼着,如同一头不知疲倦的雄狮,让她身心无限满足。

可惜的是,这只是一个梦。

醒来的时候,她看了看枕边熟睡的男人,微微叹了一口气,起床做饭。

蒋如梦是一位英语补课老师。

张文走后的第三天,星期六。

她早早的起床收拾打扮,今天,要去的是一个新学生王星宇家里。

按照公司发的地址,她坐上计程车,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

“咚咚咚!”

急促敲门声响声,让屋内的的老王起身前去开门,不了将门打开后,老王直接看呆了。

门外,蒋如梦微微喘息气。上半身被白色衬衫紧紧包裹的傲人胸围,随着喘气也是慢慢耸动着。

下方,黑色丝袜仿佛有着致命的魅力。

裙子很短,轻轻往上一推,仿佛就能看见许多别致的风景。

见这个老头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蒋如梦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请问,这是王星宇的家吗,我是德旺教育的补课老师蒋如梦,今天来给他补课的。”

老王这才反应过来,不舍的把视线移到了她的脸上。

“蒋老师你好,我是王星宇的二伯,我的小侄子已经起来了,我马上去叫他。”

说着,老王让开身子,让她进来。

眼神不自觉的在她翘臀上刮了一眼,真是个尤物啊!

让蒋如梦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老王眼中一笑,倒了一杯水给她。

不知道有意无意,老王在递水的过程中,手轻轻一抖,水哗啦一下,就倒在了蒋如梦白色的衬衣之上。

“啊——”

蒋如梦惊呼,直接跳了起来。

白色衬衣被谁浸湿,很快,便成了透明的颜色。

里面,黑丝蕾丝里衣清晰可见,这衬衣穿没穿,也没多大差别了。伴随着蒋如梦此时此刻的惊慌失措,身前的颤抖更加剧烈。

老王眼睛瞪得比牛还大,心中想着自己双掌攀附在那36D上面,下面忍不住有了反应!

蒋如梦察觉到老王如同利箭一般的眼神,下意识就用手捂住了胸口。

老王见状,连忙开口。

“不好意思蒋老师,我这个……不是故意的。”老王道歉,表情真挚诚恳。

蒋如梦惊魂未定的笑了下,“不碍事,不碍事。”

“要不蒋老师你去洗个澡吧。”老王见状,赶快说出了这句蓄谋已久的话。

“你看你衣服都湿了,也没办法帮我小侄子补课了。”

蒋如梦没有办法,现在的情况她也很尴尬,毕竟这是在外人家里,洗漱又是十分隐私的事情,然而再回家一趟的话,那会耽误不少时间,最后没撤,只能点头答应。

到了浴室,蒋如梦这才发现,这里的玻璃竟然是磨砂半透明的!

在外面虽然看不清楚,可是这人的轮廓可都清晰可见。

不过现在没有办法,衬衣都湿透了,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具体细节虽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胸前的雪白,都能够隐隐约约瞧见。

厨房与浴室相连,老王去拿了一件弟妹的衣服,准备让蒋如梦穿上。

当他走到厨房尽头的时候,突然屏住了故意。那影子在磨砂窗上出现,。让老王不自觉再次弯着腰,脑海中一阵眩晕。

蒋如梦的手,不断在身前轻轻搓着。

做完这一步,她手向下探去,触及温润的臀部,又想起了张文昨天晚上的亢奋一击,双腿微微夹紧了一些。

她脸色开始红润起来,触及那里的同时,心中豁然一惊,这还是在自己学生家里呢……

而后,就听到了王老头的话。

“蒋老师,这是王星宇他妈妈的衣服,你试试能穿不……”

“好的。”

说着,蒋如梦微微把浴室的门开了一道缝隙,但因为紧张,她的半个!身躯紧紧贴在了磨砂窗上。

如此美景,一瞬间,老王心中倒吸一口凉气!

老王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收回眼神,赶忙向那一道缝隙看了过去。

把衣服递给蒋如梦后,老王再次开口。

“蒋老师,我家有烘干机,你要不把换洗的衣服先给我,我帮你洗了烘干。”

“麻烦您了……”说着,蒋如梦把自己的衬衣,连同里衣递了过去。

心中安慰着自己,这大爷也是好心,我怎么老是胡思乱想的。

“没事儿,这也怪我嘛。”

说完,老王转身。

……

洗衣机旁边,听着浴室窸窸窣窣的声音,断定蒋如梦还要过几分钟才出来。老王嘿嘿一笑,拿起黑色蕾丝胸衣,放在自己鼻子前面深深一吸。

上面,还残留着蒋如梦身体的芬芳,让他如同瘾君子一般,仿佛上天一般的感觉。

老王差点舒服得叫出了声,年轻女人的身体,就是这个味儿!

浴室之中,蒋如梦看着眼前半透明的睡衣,有些犹豫。

这白色半透明睡衣,可比湿透的衬衣好不了多少,再加上自己此时此刻,里衣也拿去洗了……

之前遭遇实在难堪,不过蒋如梦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能遮一点是一点吧,等自己衣服干了就好。

这样想着,心里好受了一点。

只是,等她穿上,这才发现衣服小了。

这王星宇妈妈身高应该不及她,所以这衣服在她身上显得极为紧致。特别是胸前,压抑得难受,强行穿上以后。

胸口一片雪白完全挡不住,下身也是极短,风轻轻一吹,恐怕连肚脐也漏出来了。就是此刻,她黑色的蕾丝小裤,也是若隐若现。

这样的场景,反而更加具有诱惑力了!

男朋友全部进入感觉_好痛,太大太长了,快拔出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