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肉蟒一寸寸地深入 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

大肉蟒一寸寸地深入 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裤子已经脱到了大腿根儿,手上白薇薇的黑色蕾丝小裤包裹着那里高速运动,像是要摩擦出火焰来。

“王哥,你怎么能这样?”

白薇薇脸色有些难看,这样的情况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王哥,刘洋去洗澡了,你赶紧回去吧。”

王大海苦笑着揉着自己那里,汹涌的快感让他忍不住轻吟:“这时间还不够,出不来。”

“哎呀,那该怎么办?”

白薇薇焦急地看着浴室门,手上的床单松了一些,露出自己的那里。

王大海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胸,道:“要不,薇薇你帮帮哥吧,这解决不了,我也不能就这么走啊。”

“这怎么帮?”白薇薇都快急哭了。

王大海果断牵着她一只白嫩的手,放在自己那里。

触电的快感直入大脑,王大海失神地道:“薇薇,赶紧动动。”

白薇薇羞的眼泪都出来了,手上滚烫的热度烫的她立马就想松开手。

那里一只手握不住,干脆两只手都上。

床单没了主人的拉扯,自然掉下来,露出白薇薇湿了一半的大腿。

傍晚回家的时候,邻居的房门竟然没有关,王大海想起白薇薇那高耸的白嫩,一时没忍住,鬼使神差般的推开了房门。

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看见白薇薇把手伸进胸衣里面不停的揉捏,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些不满意,另一只手摸索进小裤里面。

“不对,还不够......”他听见白薇薇的轻吟,下一刻,白薇薇忽然把手从小裤里掏出来,任凭胸脯在空气中跳跃,打开衣柜拿出那条黑色的蕾丝小裤。

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小裤。

王大海捂着鼻子,生怕自己不小心流了鼻血。

昏暗的房间里,白薇薇站在衣柜边,黄色的衣柜门衬得她的皮肤更白。

指尖隔着小裤找到中央的一点。

王大海猛然开始喘息......

他一定能满足这个女人......

这时候,他听到白薇薇轻吟了一句:“王哥,赶紧来,人家这里好痒......”

“薇薇。”

王大海眼看着白薇薇的指尖拼命把那一小块布料往里送,终于忍不住回应。

“呜嗯!”

白薇薇轻吟一声,下身像是失禁了一样。

“呼~呼~”

“王哥!你怎么进来了?”

王大海见她的视线一直停在自己裤裆的位置,老脸一红,心里忍不住的期待,搓着手道:“我就是看你们家门没关,顺便把我昨天放下的衣服拿回去,结果就听到了你叫我的名字。”

他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那里,经过昨天晚上的刺激以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就像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一样容易激动。

白薇薇脸色通红地用床单包裹着身体,两腿在床单地下不断地摩擦,目光落在那里挪不开。

王大海见她这样,故意苦笑着说:“是我对不住你,薇薇,我这就回去,几十年没见过女人,所以有点儿失态。”

白薇薇忽然开口:“王哥先别走,我帮你解决吧?”

王大海心里一喜,从善如流地坐在她身边,脱了裤子,那里还激动地颤抖了两下。

“我用手帮你。”

白薇薇红着脸,低眉顺眼地两只手握上,两团高耸就在他眼前垂着,时不时地擦过他的大腿。

王大海近乎痴迷地道:“用点力,薇薇,王哥真的好喜欢你。”

“王哥,这事儿就这么一次,以后千万不能这样了。”白薇薇说。

王大海把她两只手全打湿,活动起来也更方便了。

白薇薇眼睛却黏在自己那里挪不开,这让王大海非常得意。

白薇薇的臀部在床单下面小幅度的挪动,那里紧紧贴在那块布料上......

“这......王哥,你等等。”白薇薇咬着嘴唇,下定决心一样地说。

王大海心里一动,却看到白薇薇把自己身上穿的小裤脱下来。

她红着脸,光着身子递过黑色蕾丝小裤:“王哥,你要是实在,实在忍不住,就用这个解决吧。”

她两腿之间一片亮泽。

王大海看的喉咙冒火,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他接过那条小裤,紧张地塞进自己口袋,说:“那我就先走了。”

白薇薇有些遗憾,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王大海回到自己房子里,手从口袋里掏出那条小裤,放在鼻子前嗅了一口。

淡淡的海味,不难闻。王大海觉得自己下面很难受。

他这个年纪还能这么持久,跟年轻的时候锻炼不无关系,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天赋异禀。

手伸进裤子,用力揉捏着自己的那里,却感觉不论如何都比不上白薇薇的小手按压的那两下。

他把那条小裤盖在自己脸上,闻着上面的海味儿想着白薇薇下面的触感。

虽然今天没能成功,隔着一块布料也能想象到里面的触感。

王大海痴迷地把小裤打开。

心里想着那柔软的手感,他忍不住呼喊白薇薇的名字。

“薇薇,别动,王哥会好好对你的.......薇薇,你那里......”

大肉蟒一寸寸地深入 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