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_粗大 布满紫色青经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_粗大 布满紫色青经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哦……老公……”

天色刚暗,隔壁的房间就传来一阵阵的诱人的声音,赵文赶紧往墙边凑了过去,耳朵紧紧的贴在墙壁,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赵文今年十八岁,刚高中毕业,因为高考发挥失常没考上大学,就回村里的小学当了个代课老师。

杏花村虽然偏僻,但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杏花村的女人个顶个的白嫩水灵。

赵文是个孤儿,父母死的早,除了留给他两间大瓦房和几亩地外,啥也没留下。在他隔壁,是他表哥赵亮一家,这段时间表哥从省城回家探亲,赵文就经常听到他们房间传出这种声音,弄得他特别难受。

做为一个半大小伙子,对于男女之间那点事赵文早已通透,只是苦于没机会实战。

一想到表嫂林芳那身材,赵文不禁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林芳皮肤白嫩,身材丰满,尤其是胸口,因为刚刚生完孩子,鼓鼓囊囊的。

平日里因为要奶宝宝,林芳穿的很是清凉,可以看到贴身衣物的轮廓和颜色,这让赵文浑身燥热。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嫂子,赵文平时也不敢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可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两人发出的声音,年轻人火气旺,赵文脑子里就会情不自禁的浮现嫂子林芳的身影。

“老婆,我要来了……”

表哥赵亮的声音忽然急促起来,随着一声低吼,房间里的动静停止下来,这让刚刚有点兴起的赵文有些失望。

这才多久啊?三分钟还不到!没想到表哥赵亮看着高大,这方面却是个快枪手。

“你怎么又怎么快!真是的……”

林芳埋怨的声音传入赵文的耳中,赵文怎么会听不出嫂子的不满,想到她正直需求旺盛的年纪,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得到满足。

赵文幻想着林芳迷人的娇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真没用!换做是我,非让她撕床单不可。”

忽然,他脑海中冒出一个胆大的想法,想到之前自己总能“偶遇”刚洗澡的嫂子,是不是嫂子喜欢自己?表哥既然满足不了嫂子,那他岂不是……

就在他臆想之时,只听赵亮又道:“老婆,我先睡一会儿,晚点再战。”

房间里响起林芳悠悠的叹息声,随后脚步声向浴室走去。

没一会儿,隔壁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一想到嫂子真在洗澡,赵文心中顿时升起了邪恶的念头。

赵文蹑手蹑脚地绕到浴室的后面,搬了条小凳子垫脚,悄悄朝里面望去。

此刻,浴室里的林芳一丝不挂。

赵文贪婪地目光,居高临下地仔细观看着。

林芳的身材比例极好,浑身上下光洁如玉一般白皙,尤其是胸前那两团雪白,随着水波在轻轻荡漾,看的赵文口干舌燥,一股邪火压不住地往脑门直窜。

忽的,林芳把水关了,然后右手正在快速揉弄着她的那里,左手不停地在酥胸上揉捏着,嘴里发出一阵阵轻吟声,脸上是一副极度享受的神情。

这一幕让赵文傻了眼,林芳竟然在自我安慰!

他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诱惑?他只觉得小腹之中的那团火猛的又燃烧了起来,浑身燥热难当。

赵文在那一瞬间,热血上涌眼球充血,理智被渴望吞没。他跳下凳子,出了自家的院子往隔壁冲了过去。

“嘭!”浴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林芳一脸惊恐的看着门口的赵文。

而赵文此时像是突然清醒一般,一脸错愕的看着浑身赤裸的林芳。

他脑海中飞速左转,不能让林芳看出来自己是故意的,不然表哥赵亮非得杀了他不可。

“嫂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赵文瞬间换上一副担心着急的神色道:“刚才我在院子里听到你的声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芳先是错愕,然后转为愤怒,红着脸盯着门口的赵文,过了好一会,林芳发现赵文脸上担忧的神色不像是假的,这才稍微的缓和了些。

“我没事,就是刚才地滑,不小心磕了一下。”

“哦,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赵文趁机想溜。

就在这时,林芳的目光往赵文的裤子扫了一眼,脸色略微一变,眼神闪过一抹妖艳。

赵文那儿本来就大,加上穿的很宽松,所以起来之后,裤子鼓起的幅度特别大,跟赵亮平常的反应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

“小文,你等一下……”林芳感觉心跳如雷,脸一直在发烫。她抬头看着赵文,眼神中透着一抹炽热,那种张狂的渴望让赵文觉得心肝儿一颤。

“我是有些不舒服……”林芳转身,挺了挺高耸圆润的胸脯又道:“你能帮帮我吗?”

赵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假装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点点头道:“嫂子你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林芳媚眼如丝,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你先过来把门关上,我教你怎么帮我。”赵文依言关门,来到了林芳的跟前。

林芳指着胸前的两个对赵文道:“嫂子这里长了两个痘痘,痒的很,你能帮我吸吸吗?我自己吸不到。”

赵文不是傻子,好歹是念过高中的,他会信林芳的鬼话?但有句话怎么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管了,他直接扑了上去。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_粗大 布满紫色青经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