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 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而且,她竟然主动要求再按一次,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乖宝宝啊!

“怎么?刘叔,你不方便就算了,我其实……”

“不不,我方便,我自己一个人住,怎么都方便,一会儿我去门口等你!”

上一次,是老刘用诡计请她入瓮,给她讲了不少歪理才骗过去的。

但是这回,这小丫头未免太主动了,老刘兴奋地心脏狂跳。

如果今晚真能得到这绝世美人,就算是少活十年,他也乐意啊!

很快,他们到了家。

这一次,老刘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刘叔,我先去洗澡!”

“好好!”

老刘已经乐不可支了,他终于肯确定,这小妮子一定是享受之前自己给她带来的刺激,所以耐不住寂寞又来找自己了。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啊!

事情依然如上次一样发展,老刘又扑了新的床单,准备迎接这乖巧的小丫头。

而此时,卫生间内,陈晴晴也浑身燥热难耐。

回想起上次那东西在自己腿弯处进进出出的场景,陈晴晴的身体就如同过电般,难以抑制的抖动。

一股暖流经小腹,向下奔腾,陈晴晴伸手一摸,那里竟然一片泥泞。

只是被手触碰了一下,马上就出现了那种别样的感觉。

几分痛痒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舒服。

“啊……刘叔……天啊!”

满脸通红的陈晴晴脑海中出现了老刘那张慈眉善目的老脸。

“啊……刘叔……再来……”

陈晴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被那舒爽的感觉所征服了吗?

想到这里,陈晴晴的身体又是一阵抖动,她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那片泥泞中,让舒服的感觉来的更强烈。

“晴晴,怎么这么久啊!”

这时,门外传来了老刘的声音,让她从那种愉悦之中回过神来!

“没……我马上洗完了……”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陈晴晴出来了,如出水芙蓉,天然雕琢。

一身薄薄的白色浴巾,包裹着她诱人的身子。

这一次,陈晴晴比上次显得更加清纯动人,随着她的微笑,还能找到一丝妩媚的味道。

“刘叔,我美吗?”

被她这么一问,老刘的鼻血都要出来了,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

“美,真美,你比你萍姨年轻时候漂亮多了!”

老刘如实的回答,他记得,当初她萍姨也是游泳队的一朵娇花。

只可惜,被人摘走了。

不过,老天并没有亏待他,竟然还换给自己一个更有味道的。

陈晴晴轻移莲步,朝着床上爬去。

不经意间,老刘又看到了那双玉腿智商,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她出来的这么匆忙,都没擦干净吗?

“刘叔,围着浴巾按摩是不是不太方便?不如,我脱了吧?”

“脱……脱了,脱了好啊,按起来方便!”

老刘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刘叔,我……我们开始吧!”

老刘这么个老司机都有点脸红了,真是太过分了,她脱的这么干净,是准备好被自己嘿咻了吗?

“你别不好意思啊!你是萍姨的朋友,我怎么说都是你的侄女,你还能对我这个小侄女对什么歪心思不成?”

说着,陈晴晴别有深意的看了老刘的下身一眼,好像还挺感兴趣。

“是,是,那没毛病!”

他有点紧张,上回的事,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如果这小丫头真是来找自己按摩的,并没有打算和他睡觉,那他可不就落得个畜生的罪名了吗?

“那开始吧!”

“好好!”

老刘满口答应,突然开始不骗不能偷偷占便宜,他还有点不适应了。

“啊……好凉……啊……刘叔……润滑油好凉啊!”

冰凉的润滑油从她的粉颈到胸脯,再到她紧实的小腹,再到她纤细的长腿,最后抵达她的小玉脚。

每一次滴下去,陈晴晴都忍不住低吟一声,着实把老刘给憋坏了,有点难受。

老刘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当年,如果一个女孩脱成这样在她面前,他早就按耐不住了。

但是现在,他懂得了细水长流,他希望陈晴晴能主动一点。

至少,自己不会会错了意。

“凉嘛?我帮你摊开就好了!”

说着,老刘的老手在她的粉颈处摊开,那肌肤涂上润滑油之后,简直吹弹可破。

老刘在她胸部逗留片刻,最后还是没有下的去手。

他抚摸着陈晴晴的肚子,将润滑油均匀的涂在他的肚皮上。

“啊……”

陈晴晴又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

老刘边将润滑油在她纤细的长腿上涂抹均匀,一边狐疑的问着,他真快要忍不住了!

这么强大的刺激感,让他那里涨的生疼。

活了大半辈子了,他还没受到这样的极致诱惑。

他揉的很小心,生怕陈晴晴会觉得不舒服。

在涂抹她的小玉脚时,老刘特地在她的脚趾处摩擦了几下。

她的脸色微微一变,很明显,脚趾也是她敏感的一部分。

那个熟悉的腿弯,在老刘的揉搓下,伸来伸去,简直诱人急了。

涂抹的差不多了,陈晴晴突然提醒一声:“刘叔,我的胸还没抹呢!你不会忘了吧?”

“什么?”

老刘傻眼了,他竟然要自己帮她把胸也抹一抹,要知道,那可是女人的隐私部位,自己看也就看了,这要是摸上去,那可就是犯了大罪过了。

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想要而不敢做的吗?

“好好,我这就抹!”

老刘已经意乱情迷了。

曾经,他做梦都想碰一下陈晴晴的酥胸,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以前,他只能隔着泳衣有意无意的占她的便宜。

那时候就觉得她的酥胸又大又软,每次都是靠意Y来满足一下。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不仅能摸到陈晴晴的酥胸,还是摸了润滑油,更加滑嫩的酥胸。

“啊……”

老刘的手长期泡在水里,所以很温润,很柔软,加上他的动作并不轻浮,反而更加熟练。

“刘叔……啊……你轻点!”

“晴晴,舒服吗?”

老刘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揉搓起来,

“啊……舒服……刘叔……好舒服啊!”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 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