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 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

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 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 出了卧室,老李便将脏衣服拿去卫生间洗,结果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  “啊……”015  “再快点……”  田芸努力压着声音不喊出来,可就是这般隐忍,吸引了老李的注意。  眼前晃过田芸雪白的大腿,他咽了咽口水,扒开了一条门缝。  之间田芸坐在马桶上,双腿分的大开,两根纤细的手指在胯下活动着,脸色绯红,时不时咬住嘴唇发出嘤嘤的声音。  老李瞬间感觉热血沸腾,他今年不过五十出头,身子还硬朗的很,加上早年丧妻多年没有女人的滋润,此刻对田芸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真想直接冲进去,替陈圣好好行一次周公之礼。  有滋有味地看了半晌,直到田芸身子抽搐了几下,他才收回视线敲了敲门。  “小芸你在里面吗?我要给小圣洗洗脏衣服。”  他若无其事地问。  “哦,我马上出来。”  高潮褪去,田芸的声音有些微虚,听在老李耳朵中却别有一番风味。  田芸打开门和老李擦身而过,无意间瞥见了他鼓鼓的裤子,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  这尺寸简直比陈圣健康的时候还要大一半啊……  直到老李钻进洗手间,她都还忍不住瞥了好几眼。  老李虽然在忙活,但却用余光扫着田芸的脸色,果不其然,他就知道这小妮子心里有其他想法!  于是他故意挺了挺身子,下半身的家伙更加雄武地立出来,紧接着他听见田芸倒吸一口冷气,快速地跑回了房间。  老李心里美滋滋的,虽然他早就垂涎田芸的身子,但来这里几个月,田芸始终是一个贤妻的形象,平日和老李相处也是保持一定距离。  他以为这是个贞洁女子,不好下手,但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看下来,田芸就算再贞洁,也抵不过身体的渴望了。  下午,老李照常带陈圣去医院检查,因为全身检查比较费时间,所以每次都是将陈圣交给护士,他第二天晚上再来接。  晚上十点,田芸才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  “小芸,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老李赶紧上前搀扶,顺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公司聚会,不想喝也不行啊。”  田芸无奈地挥挥手,转身进了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去给你倒点水。”  看她这样,老李忍不住有些心疼,陈圣出事这几年,家里的生活一直靠田芸工作来支撑,可一个女人在职场多难混,他也是知道的。  等老李端着杯子坐在床边,田芸却一把抱住了他。  “老公,老公你怎么突然好了?”  她上下摸着老李的身子,闭着眼睛嘟囔。  “小芸,我……”  老李很想解释,可女人的酥软贴在他身上,实在让人没力气把她推开。  “你终于好起来了,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说着说着,田芸就开始呜咽。  “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那个王总又灌我酒了,我差点就被他欺负了……”015  老李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怪不得今天田芸喝这么多,原来是被那个油腻上司盯上了!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我这几年熬得好苦啊,你快疼疼我吧……”  说着,田芸的小手就钻进了老李的汗衫里一通乱摸。  滑腻腻地走遍上半身,又一路向下来到他的腰间。  “小芸……”  老李知道自己这样趁人之危不好,可现在是田芸主动,他实在抵抗不住。  “你快抱住我啊,你怎么不动啊?你难道已经不行了吗?”  田芸得不到任何回应,着急地去扯他的裤腰带。  不行?  他可是行的很!  老李被撩拨地浑身起火,任由田芸费劲地扯开腰带,将小手钻进了他的短裤里一把握住。  “啊,老公,你怎么一下大了这么多……”  田芸感觉自己的手心都被填满了,甚至一个手都握不住。  她内心又惊又喜,积累了多年的寂寞终于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上下滑动几次,她主动扬起小脸去寻找老李的嘴唇。  这个时候再不有所反应还是个男人吗?  老李即刻将她扑在身下,死死堵住她的唇。  “呜呜……”  田芸也借着酒劲放飞自我,三两下便将老李的衣服脱个精光。  “小蹄子,既然你这么主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李坐起身低语一句,一把将田芸的裙子扯了下来。  她双腿紧紧并拢,黑暗中两只小手胡乱舞动,摸索着老李大家伙的方位。  “给我……”  “别着急,等会有的是让你求饶的时候。”  老李嘟囔了一句,伸手将她的上衣推高,顿时,那雪白的两只窜了出来。  田芸忽然感觉胸口一丝凉意,下意识用胳膊去挡着,但那纤细的藕臂哪能挡住两大波涛,反而挤压地更加诱人。  他将田芸双手束之头上,低头凑上去品尝了起来。  田芸疯狂地扭动着腰身,床单上已经留下了不少动情的痕迹。  老李一边品尝一边将大手伸到她腰间,拨开蕾丝底裤边,然后说道。  “别着急,我一会就好好疼疼你。”  老李扯下她最后的一丝遮挡,慢慢欣赏起她那处的美丽,舍不得进行下一步动作。  田芸真是一个世间尤物,任何一处都散发着性感。  “老公不许看,快点,人家等不及了……”

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 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


猜你喜欢